|中国唯一女子摩托车赛车队创始人:写下梦想清单|摩托车赛事

详情

中国唯一女子摩托车赛车队创始人:写下梦想清单

2015-10-14

  核心提示: 从普通白领转变为中国第一且唯一一支女子摩托车赛车队老板的李鹤。李鹤/供图27岁那年的冬天,李鹤的床头堆满了有关宗教、心理学和哲学的书,尽管已经是9年前的景象,但想起这段日子,她的记忆里还是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和泪水的咸味——创办的公司倒闭、6年的感情破裂、健康出现问题,接踵而来的打击,让这个好折腾的姑娘不得不在病床上待一阵子,睡时难分昼夜,醒时只能躲在被子里问“为什么是我?

  从普通白领转变为中国第一且唯一一支女子摩托车赛车队老板的李鹤。李鹤/供图

  27岁那年的冬天,李鹤的床头堆满了有关宗教、心理学和哲学的书,尽管已经是9年前的景象,但想起这段日子,她的记忆里还是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和泪水的咸味——创办的公司倒闭、6年的感情破裂、健康出现问题,接踵而来的打击,让这个好折腾的姑娘不得不在病床上待一阵子,睡时难分昼夜,醒时只能躲在被子里问“为什么是我?”

  “如果我能活到七八十岁,在我‘挂了’之前,也只有不到两万天可以活,如果我破罐子破摔……”想到后面的事情,足以令李鹤惊出一身冷汗,她随手从桌子上抽出“特别烂的一张纸”,开始一一列举自己想做的事:“攀岩、滑雪、潜水、坐热气球、跳伞、给动画片配音、摆地摊、有一次艳遇……”当纸快被密密麻麻的字填满时,李鹤感受到了久违的快乐,她在最后的空白处写下最后一句话:“从此以后,不再计较结果,不再患得患失,时间紧、任务重。”但当时李鹤对“任务”的要求仅停留在“体验即可”,并没有深入探究的想法,直到2009年她在“梦想清单”上的“骑一次摩托车”下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勾。

  2月学习驾驶摩托车,5月便正式进入车队受训,20天后参加了生平第一场赛车,李鹤踏入赛车界的速度令圈内震惊,但这个决定在她看来,有理由果断,“我清单上的第一项‘任务’是去泰国找艳遇,这个目标并没实现,结果我发现,摩托车就是我的艳遇,而且是真爱,挡不住。”对刚刚从人生低潮中爬起来的李鹤而言,穿上比赛服能让她体会到“与世隔绝”的专注,双眼凝视前方或不小心摔车后的一丝念想,都会被她记录在骑行日记中,“每次摔车后是坚持还是放弃?”、“我能否接受自己在零点几秒中作的决定导致全盘皆输?”、“一骑绝尘临近终点,却因为一个零件的故障被身后的车‘刷刷’超越,心理怎么平衡?”

  抱着这些问题,李鹤把清单上剩余项目的时间都花在赛车身上,在车队训练的时候,她常常一个人穿着简单的背心、裤衩、球鞋,素颜在赛车场的高塔上听歌,“看着小蛇和青蛙‘打架’。”甚至享受一个人洗车队十几个人的碗时“那种盘子从油腻到光滑到发涩的过程。”但这样安静的日子只延续了一年,2010年,10个骑摩托车的女生相约进藏,李鹤便是这支临时凑起来的队伍的领队,而这支中国第一且唯一的女子摩托车赛车队“新蜂女子车队”,在当时的李鹤看来,“就是个名字而已”。

  “玩儿车的女生性格都很强,暗中都在比谁车技好,谁长得漂亮。”组队没两天,因为一些琐事便引发了不少争端,但当路途开始曲折,摔车等意外情况频发时,团队的凝聚力却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真正面对大自然时,你会发现身上的标签什么都不是,无论你是护士、律师还是单位的领导,都会摔车,而其他人再怎么不待见你,也不会在关键时刻扔下你。”一趟西藏回来后,大部分车手留了下来,而李鹤也把经营车队当成了自己的事业,“现在有21个队员,有风力发电工程师、英语教师、IT从业者、新媒体的编辑、微店老板和艺人等。”这支聚集了内地、香港和宝岛台湾的一群从70后到90后的女子车队,从建队后便在国内大小赛事上与男子组同场竞技且成绩优异(记者注:国内赛事无女子组别),这让很多家长主动把孩子送到李鹤的队里,而李鹤的标准是“再有天赋,叛逆的不要,叛逆期过了再来。”

  在非赛期,李鹤常会去影视剧的片场担任替身演员,但她无奈地发现,“我去拍替身就没演过好人,杀手、抽烟、喝酒、满身纹身、说脏话,这就是外界对大多数摩托车手的印象,但事实相反,至少我们不会收留这样的孩子。”

  还有一种眼光,也是李鹤和她的队员需要承受的。当一群女车手身处以男性为主导的赛场上,不仅随时有被“撞飞”的危险,还要面对登上领奖台后被诟病“她们体重轻占了便宜”的偏见。可令李鹤感到欣慰的是,几乎所有队员都有面对一切的勇气和竞技精神,“有个队员叫丹丹,她做手术要垫根骨头,我们还问她‘你要不要顺便垫个鼻子’?”李鹤把队友的个性和感情浓缩在很多细节里,她只想说明,常常被用来夸赞她们的“女汉子”,在她看来是个贬义词。

  “谁说爱运动、独立的女人就是女汉子呢?”李鹤列举着队员生活里流露出的情调,“有人炒菜这边单手‘哐哐’颠锅,另一只手却拿着酱油瓶,说‘老公,我拧不开’。”、“有人在沙漠里拿着GPS找点不差多少度,但到了男朋友那儿就成路痴了,可能吗?”李鹤有些手舞足蹈,但表情严肃:“我们也是正常的女人,而且是优秀的女人,只不过我们更勇敢。”

  勇敢和快乐是摩托车给李鹤带来的最大改变,“勇敢不是拼命,而是面对困境、意外和灾难时,知道如何继续下去。”在经营车队的过程中,除了自己要参赛,担任经理帮队友处理场内外事宜,作为车队的老板,李鹤还需负担车队的参赛费用和日常开支,为了解决经济上的问题,她登上过《超级演说家》舞台,也把自己的房子作了抵押,但这个决定李鹤作得并不艰难,“大不了没地方住,我身高1.65米、49公斤,变着姿势睡也占不了多大地儿,房子不能给我安全感。”

  和房子一样,结婚生子、事业有成,这些都曾在李鹤27岁之前定下的人生规划里,但那张皱巴巴的清单却让现在36岁的她“很开心我不再是20几岁的孩子,我突然间变成了无年龄感的人,运动让我不会老。”看到李鹤的变化,周围很多女孩找李鹤“帮忙减肥”,但跟着她参与了潜水、滑雪、摩托车等“极酷项目”后,李鹤发现,一拨人因为天天玩儿项目、且为了运动规律作息,真的瘦了,而另一拨没瘦的却不想瘦了,“这些运动让她们很有自信,当有人说‘你晒黑了’,你能回答‘对,我刚从马尔代夫潜水回来。’这么酷,还用在意胖或黑吗?”

  “姐们儿”的变化让李鹤动了再度创业的心思,她决心把自己的梦想清单变成一个专属女性的运动APP,“让更多的女孩儿找到自己真爱的运动,至少别再活在广告和杂志营造的恐惧中‘怕胖、怕丑、怕没钱、怕嫁不出去’。”说着,素面朝天的李鹤仿佛看到了27岁以前的自己,“花大把时间做头发、做指甲,穿高跟鞋、短裙,出门化妆、涂防晒霜,对着衣柜永远是一句话‘我该穿哪件?’”